當印度巴士性侵案嫌犯說出,「好女孩不應該在晚上還在外面遊蕩」以及「她應該乖乖讓我們強暴」的時候,台灣人多震驚啊,指著印度的鼻子罵,你們是落後的性侵之國!當中國逮捕五位女權運動者,只因她們在國際婦女節發放了反性騷擾的傳單時,台灣人又說,看看這個沒有言論自由的國家,是這樣對待女性的。

然後台灣女孩脫了上衣,一份「主流媒體」毫不忌諱地,讓他的專欄作者在文章內威脅女性,「假如你們因此被強暴,那也不過是剛好而已」。換得了將近五千個讚。

2012年的六月,上海地鐵第二營運有限公司在微博發表了一張照片,照片裡的女子背對著鏡頭,身穿一件黑色、略顯透明的洋裝,照片底下搭配的文字寫著:「乘坐地鐵,穿成這樣,不被騷擾,才怪。」 這張照片刊出後引起了很多回應,抨擊也有、支持也有。然後有兩名女乘客為了表達抗議,穿著黑袍、蒙著面罩、帶著一張海報前往搭乘地鐵,海報上寫著: 「我可以騷,你不能擾。」

常有人以錢財不露白來比擬,正如爽報作者H指出的,女性如果不想受到性暴力,就應該把自己的「身體財」收好,不要隨便拿出來晃。這個說法的問題在於,首先,「色」並不是招引女性受騷擾、侵害的最大因素,男性支配權力的慾望才是。換句話說,在性侵害的過程裡,性本身往往不是最重要的,侵害者真正的目的是展現自己的地位與力量。再來,財物與女色為何能夠相提並論?當人們用炫富招賊這個說法來類比性騷擾/性侵害時,正是將女人的性當作一個可以掠奪、侵占的物品看待(註1)。

為什麼當男性露點時,不會有一堆女性衝上去強暴他們呢?因為社會並不鼓勵女性將男性是為自己的附屬品、所有物,因為社會並不把支配、控制和征服異性(包括伴侶)的能力視為衡量「女子氣概」的標準,因為社會告訴女人要耐心、溫柔,要以言語解決問題、抒發情緒,而不是要求我們有淚不輕彈,或是期待我們只學會以暴力和傷害的方式化解挫折。

不去理解這些,只把一切簡化成「女人露了點,男人就會強暴你」的論點,不只是壓迫了女人,把性暴力這種結構造成的問題,化約成女人個人的不檢點、不小心、不應該,更是弱智化了男人,把所有的生理異性戀男性都視為沒有腦袋、沒有情緒管理能力、沒有自制、沒有同理心、沒有尊重他人的態度、下半身永遠勝過上半身、根本沒有必要教育,也無法教育的性器官而已。

我個人是最怕別人說我無腦或不受教了,各位異性戀生理男們,你們就這樣心甘情願的讓H先生汙名你們嗎?

(特別強調,我完全支持所有生理異男在看到女人乳頭時有生理反應,我不會說出甚麼我露的奶很健康,你不可以有「髒髒的」反應這種話,但是我們必須強調的是,你在你的電腦前有生理反應,和寫信去騷擾別人,和認為因為對方露了奶,所以你就可以不顧對方意願和她發生性行為,這中間是有非常、非常、非常大的差別的。)

 

1 該作者舊文:蕩婦的啟示(http://queerology.net/2012/08/revelation-from-sluts/)

作者:Vivian Wu

文章來源:臉書分享

特別推最後一段,看到女體有什麼反應是一回事,但因此去侵害、侮辱別人,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 

 

蛋堡 Soft Lipa:「不管是要解放哪個部位,如果沒有傷害他人,為什麼這件事不能因為好玩而去做?如果這還需要冠冕堂皇的理由,那算什麼解放?」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夜染 的頭像
夜染

The Empire of Yaya

夜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